香港新加坡创业社区为何搞不起
发表时间:2013-2-8   阅读次数:6089
 

  1月21日,我从香港和新加坡回到了美国。之前,我带领巴布森学院(Babson College)的26名工商管理硕士在香港和新加坡进行了为期两周的参观访问。期间,我们的学生与当地初创企业的首席执行官、投资人以及教授结伴而行,这样他们可以了解到在这些地区兴办企业所需要具备的元素与条件。对于马尼拉来说,最大的教训是,如果初创企业与当地的文化不符,当地政府不可能主动驱使它们成立起来。
  “创业社区”这一概念的形成是基于一个简单的想法:一个城市或城镇所拥有的资源可能会利于本地初创企业的发展,也有可能会起阻碍作用。如果创业人士将其创造的资源回馈给创业社区,那么这个地方就能吸引更多的初创企业入驻;如果没有资源回馈给创业社区,初创企业就会搬走。
  在我看来,初创企业多半会为所在的城市或城镇带来好处。毕竟,它们能为当地增加就业机会与税收。它们还刺激了那些为初创企业提供服务的相关产业(如餐饮及酒店)的兴起,,更不用说它们为资金提供机构及法律和会计事务所等专业服务提供商带来了新的业务。
  创业社区包含六个关键要素。它们分别是支柱企业、大学、人力资本、金融资本、指导服务以及价值。支柱企业,如谷歌(Google)和苹果(Apple),能成为初创企业的早期客户,并能为初创企业提供人才。人力资本包括从首席执行官到工程师在内的当地人才群体。金融资本的范围涵盖天使投资人以及创投人。指导服务则包括两大层面上的指导:即公司层面与专业层面上的指导。而价值则体现了可获得回报的行为。
  为了创建高科技创业社区,香港和新加坡政府已经有所行动。例如,新加坡政府为入驻该国创业社区的初创企业提供一定的政府拨款。例如,其中有一项计划规定,如果初创企业能从私人投资者那里获得大约80,000美元的投资,那么它将获得政府提供的50万美元的拨款。
  但是,如果初创企业未能实现财务目标(这是初创企业在获得政府拨款时双方商定好的),那么它就得关门歇业,创始人也必须离开新加坡。而且,一旦初创企业花光了第一批政府拨款,而又没有什么外部资本可供利用,这样它要么必须实现盈利、吸引国外投资,要么选择倒闭。
  就香港而言,香港政府并不会为高科技初创企业提供现金。在这里,人们认为房地产是最值得投资的领域。香港人本着对商业地产投资的挚爱,外加他们准备将商业地产与高科技结合起来的愿望,香港政府于1999年为香港首富李嘉诚的次子李泽楷提供了一份兴建数码港(Cyberport)的单一来源合同。按照设想,数码港将兴建一系列远离市中心地带的建筑群,高科技初创企业将在这里获得蓬勃发展。在数码港,的确建成了大批漂亮的楼宇大厦,但是却没有激发出太多成功的高科技初创企业。
  事实上,尽管付出了努力,但无论是新加坡还是香港,在创建高科技创业社区方面,都没有太多值得展示的成果。新加坡的商学教授无法在新加坡找到一家像谷歌或者苹果那样大规模上市的、成功的高科技初创公司。而在香港人看来,购买高科技初创公司的股票跟买彩票别无二致。
  在硅谷流行的一系列价值观中,有三个方面很重要:不指望立刻获得投资回报、为了引发大规模的产业革新而承担风险,以及在知识和智力上的谦逊态度。然而,在这些创业社区不成功的国家或地区,则存在与之不同的价值观。这是构成那些地方创业社区不成功的原因所在。
   在新加坡以及香港,父母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在政府部门或投行某一份差事。例如,在新加坡,很多任职于政府部门或者投行的工作人员每年都能获得数百万美元的薪水以及大额养老金。在这里,连小型公寓以及单元公寓的租金都高得离谱,假如在其他地方任职,怎么能支付得起天价房租呢?
  这些国家或地区的房地产成本十分高昂,迫使当地人做出其他经济决策。例如,人们在大学毕业之后,一般都会继续与父母居住在一起,直至结婚、能买得起住所为止。所有这些都强调了挣取高工资且承担低风险的重要性,这意味着创业愿望受到抑制。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新加坡和香港的高科技创业活动中鲜有成功实例。在这些不多的成功案例中,创业者或投资者还往往出生在海外。Bubble Motion是新加坡一家非常成功的初创企业,它为Twitter提供语音服务,并在印度、菲律宾等国获得了迅猛发展。新加坡电信有限公司(SingTel)是该公司的最大投资人之一,其首席执行官是位来自加州的美国人,拥有高科技背景的CEO。他之前已经有过五次创业经历。
  而在香港为数不多的高科技创业成功案例中,由萧逸(Yat Siu)创办的网炫公司(Outblaze)就是其中一个。萧逸出生于奥地利,他是在伍斯特理工学院(Worcester Polytechnic Institute)辍学之后,创办这家公司的。
  我从香港及新加坡地区缺少成功的创业社区所汲取的教训就是,政府没有为初创企业创造诞生的环境。这个教训可以为其他城市提供借鉴。首要的是,当地文化必须与初创企业对口;否则的话的话,政府应该找到更佳的花钱方式。
  可以肯定的是,设法吸引支柱企业是可以做到的。例如,为了吸引IPG Photonics公司(IPGP),美国马萨诸塞州的牛津市为其提供了税收优惠政策。但是,这家光纤激光器行业的龙头企业似乎并没有带动该地区更多初创企业的诞生,这样该地区的税基也没有得以扩大。因此,如果其他某个地区为IPGP提供更优惠的税收政策,那么这家公司就有可能迁走,并顺便带走其所创造的一切工作机会。
  只有当一座城市拥有正确的价值观,创业社区才能得以发展。

延伸阅读:美国创业考察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邮箱地址:
评论内容:
验证码: 单击数字,可以换一个验证码。
 相关链接
三星:品牌成功三大法则 职场女士:让你站稳脚跟的十大智慧
影响你的十种负面心理 企业经营管理变革五大关键因素
  • 做品牌就是做细节  
  • 21世纪十大营销法则  
  • 如何做好职务分析  
  • 如何有效掌控企业的现金流?  
  • 物流绩效的评估方法  
  • 为何日本选择戴明,中国选择德鲁克?  
  • 怎样做优秀的总经理助理  
  • 培训的真正意义  
  • 自述:我通过网络赚了几百万  
  • 如何制订年度培训计划?  
  • HR眼中的企业家  
  • 试析战略成本管理的内容及其分析方法  

  • 精品课程

    管理热点

    论坛热点导读

    管理资源下载

    休闲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