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王之女包陪丽:我不愿做大小姐
阅读次数:18849
 

在香港富豪圈中,船王包玉刚家族是极为低调的家族之一。在今天看来,包玉刚当年那些对待子女的规定仍是那么苛刻:女儿一次只能买一双鞋、每年只允许家属去夏威夷度假十天、不准子女参加香港富豪团旅游……

不过在接过父辈经商旗帜的包陪丽看来,或许正是那些严苛的家教,才让自己更多理解父亲。只身在上海打拼的包陪丽,并没有依靠家族的资本和势力,她一点一滴经营起自己的事业,犹如父亲当年的白手起家。

“我没有习惯香港太太的那种生活方式,我不愿过大小姐的生活。”在上海武康路376号的武康庭创意园里,包陪丽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道。这块创意园也是包陪丽买下并开发出来的。

只身闯荡上海滩

落成不满两年的武康庭,离巴金公寓很近。路旁的一幢法式红砖屋和几株树木,将屋后的白色小楼与武康路分隔开来。它的入口并不显眼,仅一车宽度的大门丝毫也不招摇。里面笼居了一些创意时尚产业和画廊,包括咖啡店和酒吧,犹如一个微缩的新天地。

说起Cissy,这里人大都知晓,可说起船王女儿,很多人却并不知道。已逝船王包玉刚有四个女儿,他给女儿们起名按“ABCD”排列,分别是Anna、Bessie、Cissy、Doreen,中文名分别是包陪庆、包陪容、包陪丽、包陪慧。就像为他的船命名一样,以示长幼有序。

“我不喜欢出风头,虽然我有显赫的家世和财富,但我故意不用,我想靠自己。”包陪丽淡淡地说道。自从上世纪90年代来上海滩淘金,包陪丽已经买下市区近10处花园别墅出租,光是这笔租金收入,就已经十分可观。而她自己,却是租住在一个公寓中,生活简单朴实。

“香港的家里人一度都不晓得我在做上海的生意。他们会觉得像我这样的大小姐,香港舒舒服服的生活不过,为什么卖破破烂烂的房子?而且他们认定,一定要做大的项目,做小的没面子。”包陪丽笑着说。

如今,船王家族船运企业早年就交由长女包陪庆和女婿苏海文在香港主理,次女包陪容家负责九龙仓集团,女婿吴光正现为香港贸易发展局主席;小女儿包陪慧家则控制着超过10亿美元的家族资产投资。

这个豪门之后,不喜欢购物,不开豪车,不戴珠宝,喜欢喝地道的法国红酒、收藏欣赏艺术品,现在还身兼香港芭蕾舞团主席和香港艺术中心的监督团成员之职。看上去大大咧咧,丝毫没有女强人的做派,不过从她的话语中,依然能感觉到船王父亲对商业的独到见解和敏锐。

“我上世纪90年代就来上海了,一个城市太成熟,就没有机会了,比如香港,在那里做生意的门槛很高。”包陪丽说。而她也似乎刻意在摆脱家族的身份,一度觉得作为女人在上海跟男人谈生意,总是有隔膜。

事实上,包陪丽的生意似乎都跟家族没有太大的关系。她曾在纽约收购LOFT,两三年内就赚了翻倍的价钱,她收藏的诸多纽约知名艺术家的作品,包括Tom Wissalman、David Hackney、Neil Jenney、Robert Rauschenberg等人,如今这些作品很多都上涨到几百万美元。

在下属看来,包陪丽从没有摆出家大业大的显赫身世,她只是作为一个繁忙的小生意人,往来上海、香港、东京、纽约,与富豪太太圈总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每次回香港,一遇到聚会,我就会头痛,因为香港阔太太们会比,你有没有买最新的珠宝,穿最潮流的衣饰。这在她们看来,就是生活本身。但我没有这样的习惯。”包陪丽说。

曾为纽约职业艺术家

事实上,似乎从小,一种逆反的冒险冲动就在包陪丽身上诞生。她不去读贵族学校,很小就去日本、纽约学习艺术,甚至梦想成为一位“职业艺术家”。 曾经有很多人笑话包陪丽,放着好端端富家大小姐的生活不过,却出去找罪受。

“从小时候起,周围的人都对我太好,我在年轻时就想离开家,逃离大小姐的身份,我想靠自己的双手。”她说。

在东京,年轻的包陪丽认识了现在的丈夫,曾是建筑师的渡新一郎。她记得自己在东京,拿着自己的艺术作品却到处遭遇闭门羹的经历。她在东京画展上遇到蔡国强,蔡国强以为她是一位落魄的中国女艺术家,便请她去家中吃饭,她自始至终也不跟对方说自己是船王的女儿。

包陪丽去纽约寻找自己的自由艺术家之梦。她终于卖掉了自己的第一幅画,所得8000美元。“当时我特别高兴,就给父亲打电话,他问我卖了多少钱,我说8000美元,他就在电话那头一直笑。后来就在纽约画廊group show上收到了好多花篮,父亲和姐妹家人都一人给我送了一个,这让我很尴尬,其他艺术家都没有人送花篮。”包陪丽说。

上世纪80年代,她在纽约和华人艺术家一起寻梦,大家也只是把她当作一个普通的叫Cissy的艺术家,过着清苦的生活。有一次,大家一起聚餐,包陪丽觉得肉的味道怪怪的,便问对方这是什么,对方说吃完再告诉你。原来纽约华人艺术家都比较辛苦,那时吃的是狗肉罐头。

远离船王,就像一个陌生人,包陪丽隐瞒着自己的豪门身份,生活在纽约社会的底层。有一次,她跟帮工阿姨在纽约曼哈顿乘地铁,穿得破破烂烂,有小偷偷阿姨的项链,却没人偷她的。途径唐人街时,甚至还有好心路边人提醒她:“已经10点了,你来得太晚,搬运的工作都排满了。”

这样的日子,直到船王病逝。包陪丽回到香港,但她已然不再是“大小姐”。对于父亲,包陪丽觉得受船王父亲的影响实在太多。“爸妈非常节俭,爸爸的手表戴了30多年都没换过,妈妈也很节俭,有一次我们搬家,我以为窗帘布都扔了,结果搬到新家,妈妈又把它改成了椅套重新使用。我们出去买鞋子,每次都只准买一双。”包陪丽说。

其实在包陪丽看来,父亲对女儿的态度是很矛盾,第一,不相信女孩子可以出来做事,第二,也不想女儿辛苦,他没有强迫她们学商业。“持恒健身,勤俭建业”,这是父亲用毛笔写给每个女儿的一副对联。和其他姊妹一样,包陪丽把它挂在自己办公室最显眼的地方,时常睹物反思。节俭的家风是这个家族聚富的秘密。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邮箱地址:
评论内容:
验证码: 单击数字,可以换一个验证码。
 相关链接
佛经上181条做人的道理 奖励为何起了反作用?
美国人是怎样做网络营销的 中国第一职业经理人唐骏
  • 中国民营企业创业启示录  
  • 华为究竟是一种什么文化?  
  • 二十一世纪的名企管理---联想集团的管理三  
  • 应聘华为,三进三出!  
  • 通用与万科:管理人员最佳选拔方式  
  • 知名企业人力资源规划借鉴  
  • 微软你究竟能“牛”多久?  
  • 案例研讨:成功背后的战略本质  
  • IBM:企业文化多走一步后  
  • 富士康最大的挑战是建立“使命感”  
  • 名企之道:IBM的员工培训  
  • 成功企业的八大行为特征   

  • 精品课程

    管理热点

    论坛热点导读

    管理资源下载

    休闲时光